每一趟旅程,都是華麗的冒險。

【秘魯旅行|啟程利馬】Day1 初見秘魯!27小時的逆時差飛行,利馬機場大混戰。

 

人在秘魯的時候,我一直想著一定要快點寫下秘魯遊記,回來後卻陷入日常繁瑣的漩渦,秘魯文章一再被延宕下來,一晃眼竟過了三個月!記得小時候暑假作業總是拖到最後一天才一股腦地哭著寫完,當了部落客還維持這樣的拖延症,簡直就打著隨性名號的任性。

我的遊記常記述了許多無關緊要的故事,或許是因為如此,是以新疆、絲路、印度⋯⋯每一次旅行都花了一兩年慢慢書寫,喜歡細細描繪那些相遇和感受,,看似毫無實用性的對話卻是最重要的分子,出發前的期待、旅程中的意外、回來後的文字,到最後的回味,環環相扣,堆疊了每一次獨一無二的旅行。

秘魯要從哪開始寫?就從旅程的第一天吧!很多人嚮往南美洲,卻會被漫長的航程退卻,無論飛到南美洲哪個國家,都必須經過至少一次的轉機,但是漫長飛行是旅程中的一部分,我有時甚至挺享受過程,細節和規劃令我望之卻步,所以一個人的旅行總是大而化之。

 

在這裡我必須要先介紹我的神奇旅伴們,她們分別是EE、寶莉和粘粘。

首先是EE,堪稱團隊中的核心人物,運籌帷幄頗有女版諸葛孔明之風,規劃行程、聊天抬槓、潛水跑步,殺價搭訕,樣樣難不倒她,EE學過兩年西語,特招秘魯人疼,每次我一恍神再回神她就已和陌生男子聊開,分不清楚是誰搭訕誰,但總逗得秘魯男子笑呵呵,因為EE實在十項全能,只要有她在我就會呈現眼神呆滯的放鬆狀態。

(▲什麼都會的EE出發前還幫大家做了一本精緻的行程手冊,嚇得我差點跌下椅子。

 

其次是寶莉,名字和我一樣有個「寶」字所以格外親切,集智慧與美貌於一身,自稱如同秘魯客運附贈的麵包一樣高冷,但行為舉止完全背道而馳,有被安檢的特殊體質,每每安檢總會選中她,弄到最後她看到機器都想自己走到前面把手腳打開省得麻煩,疑似沒有心臟,但是大腦卻很靈活,爬山健步如飛絕不落人後,高山症在她眼裡是騙小孩的玩意,身兼國庫和所有雜事,身為國庫發言人,她總是用溫暖的語氣寬慰大家國庫很充裕,不要擔心盡量點放心吃,但隨即才發現公費被我們毫無節制的亂吃東西掏空了。

(▲有安檢體的的寶莉,遇到抽查的安檢總不會被遺漏。)

 

第三位是粘粘,簡稱粘,冷靜沈著、臨危不亂,堅持自己在團體中擔任「正常人」的角色,看似理智代表,但這趟旅行時脫線的頻率莫名頻繁,我想是因為近墨者黑的關係,粘的口頭禪是「嘖~」遇到看不慣的事情總要嘖兩聲,因為太愛嘖人,有一天我終於忍不住問「請問愛嘖人和麥哲倫是什麼關係?」不意外的只換回她一聲不耐煩的「嘖~」

 

最後是我,一個崇尚旅行就要隨遇而安的背包客,對於一年前就開始規劃行程表示大開眼界,在這個臥虎藏龍的團隊裡可以說是耍廢的極致,其他人默默就把車票房間行程全搞定,我則是只有訂好自己機票,完全狀況外就出發,一路上不斷驚嘆縝密的計畫和高級客運,弄得自己都有點心虛,質疑自己在團體中存在意義?

「妳是吉祥物啊!」大家有志一同的回答,讓我倍感溫馨。

 

這趟旅程的開始是漫長的飛行,從台灣到洛杉磯再從洛杉磯到利馬,飛行加上轉機的等待時間,大約需要27個小時,若問這麼長的時間可以做什麼打發時間,我的標準答案只有一個:睡覺。

 

是的,我一路從台灣睡到美國、洛杉磯機場的候機室睡到飛機起飛、從美國睡到秘魯,連電影都沒看,睡得無法無天,睡的天昏地暗,睡得旅伴們一度想來檢查我還有沒有呼吸心跳。

「天阿!妳怎麼辦到的?一上飛機就沒動過!」
(▲洛杉磯機場候機室,我睡到要登機才被搖醒。)

 

這強大睡功當然來自旅行的訓練,平常在台灣時睡眠嚴重不足,我旅行時總像開了外掛似的狠睡,任何艱苦的環境都難不倒我,路邊的石頭泥巴地也可以睡著,飛機對我來說簡直蛋糕一塊。只是沒料到,睡到天翻地覆的我,居然錯過了洛杉磯飛秘魯的飛機餐,而聽說很好吃(淚)。

「我是在調時差。」我還是找了個藉口,冠冕堂皇,理所當然。

(▲智利航空飛機餐,EE拍攝。)

 

有旅伴的好處之一,就是不會錯失太多精采畫面,諸如沒吃到飛機餐也可以得到照片,諸如EE和我說,我昏睡時前方有個不懂英文的男子,送餐時空服員想盡辦法溝通,甚至將雙臂夾起咯咯叫,但那人還是無法理解,空服員無奈之餘只好將雞與牛都打開給他挑選。

「智利航空的空服員也太可愛了吧!」我讚嘆不已。

凌晨12點,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地抵達祕魯機場,基於安全和預算考量,這個時間來到陌生國家只有一個選擇:睡機場,隔天再出發。

 

凌晨的秘魯機場人聲鼎沸,等換好錢,可以睡覺的好位置早已被一搶而空,看著別人一個箭步就躺在「路邊」的空缺,我們只能一再扼腕自己技不如人,眼睛不夠利、跑得不夠快又常常猶豫不決,搶位爭奪戰的戰況激烈,一行人繞了一圈仍然一無所獲。

「睡橫的人實在太占空間。」一向冷靜沈著的粘出聲,表示不滿。
「妳能這樣想,代表已經越來越像背包客了!」我很欣慰。

 

最終我們在美食區找到一張桌子,又伺機取得四張椅子,還搶到了兩個充電插座,半夜的美食廣場像是個熱鬧的市集,擠滿了各地來的遊客,有甜到化不開的情侶,有扶老攜幼的一家子、有獨行的背包客,也有像我們一樣說不上是怎麼湊在一起的組合,本該是疲憊的時刻,每個人臉上卻都帶著雀躍。

(▲秘魯機場沒有所謂的夜深人靜,無論何時人群總是熙攘吵雜。)

 

既然都選在美食街落腳,找點食物的充充飢也很合理,原先看到一家chinawok似乎頗美味,但又覺得千里迢迢來到秘魯,無論如何第一餐就不該吃中華料理,一群人兜兜轉轉,最後挑了肯德基當宵夜。

「秘魯第一餐吃肯德基好像也沒有好到哪裡。」不知道是誰一與驚醒夢中人。

 

翌日清晨,我熱情邀請大家一同去刷牙,卻被ee用「我髒髒的就好」拒絕,寶莉則以「怕妳會對我無禮」這麼莫名其妙的理由跟進拒絕,我只能一個人孤伶伶地前往廁所,好帶著清新的口氣和機場的計程車司機們殺價。

 

說到秘魯機場的計程車司機,那又是另一番混戰,他們搖晃著正規的識別證攬客,宰起客來臉不紅氣不喘,經過印度一個月的訓練,我深知誰比誰需要誰,才是殺價能否成功的關鍵,先退讓的就輸了是個硬道理,表現得不趕時間,最終用還算合理的價格換得四個人離開機場的資格。

 

踏出機場,鹹濕濃厚的黏膩海味貫入鼻腔,手忙腳亂的將四個大背包塞進後車廂裡,意圖躲過這難聞的氣味,躲進車子裡才發現秘魯人開車不關窗,天色未明的凌晨五點,喇叭聲卻讓人崩潰。

 

窗外是毫無秩序的隨性,我直盯著站在路邊的小販,「天阿!我居然已經在南美洲了」的真實感霎時間油然而生,雖然此刻我已經抵達了好幾個小時。

 

不一會兒,計程車司機已經避開了主要幹道的擁擠,鑽入小巷後不發一語的瘋狂甩尾,像是恨不得能早一秒把這四個瘋癲的東方遊客載到目的地。感謝逆時差多送了13個小時,到客運站時不過是出發隔天,明明回程就要歸還的時間,但當下卻有一種划算的感覺。

司機逃離了我們,我們也逃離了城市,秘魯16天的旅程,就從客運站揭開序幕吧!

 

 

 

【延伸閱讀】
【秘魯旅行|馬丘比丘冒險記。序】勇闖印加王朝,尋找失落的天空之城。
變壓器、轉接頭如何使用?有了這些旅行小法寶,充電再也不擔心!
【分享】旅行時的現金收納小技巧
【旅行。分享】自助旅行背包的挑選、打包 ,我的背包OSPREY Farpoint 70 。
【旅行。分享】我的旅行常備藥物清單 & 旅遊醫學門診經驗

 

14925811dcab56.jpg  

~歡迎facebook找寶兒聊天,最新旅遊、美食消息都會在上面更新喔~

↓     ↓      ↓      ↓     ↓      ↓
IMG_1675_副本

也可以在Instagram找寶兒!
26

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